專家:拜登上台形勢將更嚴峻 若美台繼續勾結大陸將斷交動武

專家:拜登上台形勢將更嚴峻 若美台繼續勾結大陸將斷交動武

2020年11月30日 09:30:20
來源:華夏經緯網

美國大選後的中美關係及其對兩岸關係的影響

作者 唐永紅

唐永紅系廈門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

美國總統選舉大勢底定。各方多認為,拜登勝出美國對華政策進而對台政策會有不同於特朗普的做法,因而中美關係、兩岸關係可能呈現不同的局面。但筆者認為,拜登上台後,中美關係、兩岸關係形勢都將更加嚴峻,中國大陸的發展環境將進一步惡化;這是由中美關係的結構性矛盾、美國的霸道文化與行為邏輯、打“台灣牌”成為美國實現國家戰略的性價比最高的手段,以及兩岸關係的結構性矛盾、台灣社會生態的質變、民進黨當局藉機謀取台灣獨立的企圖所決定的。

眾所周知,近40年來,中國大陸不斷崛起,並有超越美國之勢,客觀上相應導致國際政治經濟格局與遊戲規則逐漸改變。2010年以來,美國認定這總體上有損於美國的霸權戰略與利益,並認為前期的旨在和平演變的接觸交流政策總體上失敗了。戰略與利益之爭,加上中美之間在文化理念、價值標準、社會制度、意識形態等發展道路層面的固有分歧,以美國2017年底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2018年初的《國防戰略報告》為標誌,新冷戰思維成為美國共識,明確把中國大陸作為其第一位的主要戰略競爭對手。這是美國對華戰略轉折的標誌。2020年5月發佈《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戰略方針》,這是美國對華戰略穩定的標誌。2020年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尼克松圖書館發表了“新鐵幕演説”,或“新冷戰檄文”,呼籲“自由世界”形成“民主聯盟”以遏制中國,並離間中國人民與中國共產黨的關係。這清楚表明了當下美國眼中的中美關係性質,表明了美國對華戰略與政策的根本性改變,已經從先前的旨在和平演變中國大陸的接觸交流政策根本性地改變為了旨在遏制圍堵中國大陸的戰略競爭政策,表明了中美已經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而美國的霸道文化與“你強大就對我不利”行為邏輯決定中美關係的結構性矛盾不可調和。正如大家所見,遏制圍堵中國大陸發展已成美國共識,美國對華已經開始了新冷戰。中美關係不可調和的結構性矛盾決定中美戰略競爭不得出結果不會停止。在此背景下,今後的中美關係將主要圍繞“修昔底德陷阱”的解決而展開,期間可以緩衝矛盾的就是全球化形成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中美經濟利益關係。總體上看,近期上中美關係因全球化形成的利益關係將維持鬥而不破的局面,中期上中美關係因不可調和的結構性矛盾可能破局,遠期上“修昔底德陷阱”問題解決之後中美關係將會重建。

近期上看,鑑於現實中的巨大的中美關係利益暫時難以割捨,在當前的諸多國際事務中又多離不開中國大陸的合作,因此,美國對華政策從先前的接觸與演變調整為接觸與遏制,採行既接觸但更遏制的政策取向,並企圖通過強化遏制從接觸中尋求更多利益。為此,美國不僅正在利用各種機會與條件,以打“組合拳”的方式,而且將中美利益衝突拉高到國際社會意識形態的對抗,企圖以“國際聯盟圍毆”方式,包括採取“離岸平衡”策略,正在訴諸或將要訴諸貿易牌、投資牌、金融牌、科技牌、人權牌、民主牌、台灣牌、國際牌等種種籌碼,或已經或正在或將要開啓貿易戰、投資戰、金融戰、科技戰、新疆戰、香港戰、台海戰、南海戰、東海戰、印度戰等,從內部分化到外部聯盟,不斷強化對中國大陸的遏制。

在美國的文化與邏輯下,中國的強大就是對美國的威脅與不利。因此,中期上看,中美關係將因中美之間不可調和的結構性矛盾不僅不容樂觀,而且很可能破局,除非中國完全接受美國的無理要求。在中美戰略競爭的過程中,“台灣牌”會被美國一直打下去,除非兩岸統一了。美國認為“台灣牌”是性價比最高的一張牌。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從美國新近的種種涉台立法和涉台行動來看,美國正在嘗試“雙重承認”的兩岸政策。事實上,新近的種種涉台立法正在為美國各個體系開展與台灣的正常化關係提供法源依據,也是“雙重承認”在立法層面的先行嘗試。而新近的美軍首次穿着軍服在台灣開展的聯合軍事訓練、美國軍機藉故起落架故障向台灣請求迫降台灣、美國衞生部長及副國務卿先後訪台、台美經濟繁榮夥伴對話,既是在試探大陸底線,也是美台關係正常化在實踐層面的嘗試。

遠期上看,“修昔底德陷阱”問題解決之後,中美關係將重建。中美之爭的結果,如果中國勝出,而且兩岸統一了,美國才會放棄台灣這顆棋子,中美關係將實現真正的正常化,中國得以實現復興目標;但如果中美關係破局後再去解決台灣問題,美國出兵協防颱灣將是大概率事件〞,中國大陸基本上不可避免地會付出巨大代價。中美之爭的結果,如果美國勝出,不僅復興夢而且統一夢都難以實現。

就美國對華戰略與政策對中國大陸的打擊危害程度而言,兩害相權取其輕,筆者寧願特朗普連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其實是一個不懂經濟學、更不懂國際關係學的典型商人,他在打七傷拳,傷人也傷己;在打亂拳醉拳,既傷對手也傷盟友;因實力相對衰落,在多邊體系中難以主導併為省錢而不斷“退羣”,放棄大國責任,改採雙邊單挑方式,試圖基於相對實力優勢迫使他人就範,建構有利於自己的新的遊戲規則。特朗普如此行為,一方面造成美國軟硬實力加速折損,另一方面也很難形成聯盟遏制打壓中國大陸。事實上,面對全球化形成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格局,歐盟、日本等傳統盟友也不得不謹慎行事,即便美國在近期上也不敢貿然與中國大陸破局脱鈎。而以拜登為首的建制派雖然表面上行為可預期,會相對遵循多邊規則,但更會理性思考並採取不傷及自身或儘可能少傷及自身的方式,並修復與傳統盟友關係,進而更易形成新聯盟,從而更為有效地遏制打壓中國大陸。

在美國對華戰略根本性改變的同時,民意調查及台灣歷次“大選”的結果都顯示,台灣社會生態已然發生了幾個重大質變:一是政黨發展方面,在“國退民進”的量變中實現了從“國強民弱”到“國弱民強”的質變;二是意識形態方面,在“藍消綠漲”的量變中實現了從“藍大綠小”到“藍小綠大”的質變;三是國家認同方面,在國家認同疏離的量變中實現了從“兩岸一國”到“一中一台”的質變;四是統獨意願方面,在“統消獨漲”的量變中實現了從“追求統一”到“追求獨立”的質變;五是統獨力量方面,在“統消獨漲”的量變中實現了從“統大獨小”到“統小獨大”的質變。

台灣社會生態的上述質變,意味着兩岸之間的主要矛盾性質也已質變,從爭奪國家代表權的(人民內部)矛盾為主演變為分裂國家主權(獨立)與維護國家主權(統一)的(敵我)矛盾為主。這衝擊到兩岸和平統一的可能性、統一的代價及統一後的治理成本。台灣早已而且經常對外宣稱是一個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國家,只是因中國的打壓,“國家”沒有“正常化”。台灣方面之所以還不敢修改“中華民國憲法”把大陸排除在其疆域之外,只是懾於大陸方面的強大綜合實力特別是武力。畢竟,當前多數台灣民眾還沒有達到“理念性台獨”境界,不願意犧牲生命與財產去追求“台獨”。

與此同時,面對兩岸實力的此消彼長,民進黨等綠營政治勢力深知,沒有國際勢力特別是美國的實質支持,是難以實現其所謂“國家正常化”即“台獨”分裂目標的。為此,以民進黨為代表的綠營政治勢力及其執政當局,一直在尋求與創造美國願意支持台灣獨立的機會與條件,包括離間中美關係,以期加速中美關係破局。綠營政治勢力深知,中美關係不破局,美國是不會出兵保護台灣的。

在美國對華戰略根本性改變、台灣社會生態質變的背景下,美台相互勾結、相互利用比中美建交以來的任何時候都更有需求,也更加強勁。

美國對台政策原本基於美國自身利益考慮,主要服務於美國對華戰略。隨着對華戰略的根本性改變,美國對台政策也相應發生重大改變。事實上,為誘使台灣民進黨當局心甘情願地充當其遏制中國大陸的馬前卒,美國近年來先後通過了《與台灣交往法》、《台灣保證法》、《台北法案》等有助於推進美台關係正常化的立法。這些立法為美國各個系統開展有關工作提供了法律依據。當然,美國的這些立法也是台灣民進黨等綠營政治勢力通過銀彈遊説的結果。

美國之所以選擇打“台灣牌”,是因為一方面美國知道台灣方面在安全與其所謂的“國家正常化”(“台獨”)層面特別需要美國的支持,打“台灣牌”因此是可行的;另一方面,美國也知道台灣問題攸關中國領土與主權,乃中國核心利益,但並非美國自身的核心利益,打“台灣牌”因此是有效的,且代價最小,性價比最高。

另一方面,民進黨當局注意到當前美國對華戰略正在發生重大改變,認為當下正是與美國合作、獲得美國實質支持的良機。在美國對華戰略重大調整的背景下,民進黨當局憑據島內國家認同顯著疏離並傾向獨立的民意基礎,抓住美國對華戰略重大調整的機會,毫不猶豫地爬上了美國遏制中國大陸的戰車,甘願“站在全世界抵抗中國壓力的最前線”(蔡英文語),在謀求美國反華勢力支持其“台獨”與“抗統”的同時,更是主動配合美國遏制大陸發展。事實上,隨着台灣社會生態的質變,台灣不僅危及國家在領土、主權、安全方面的核心利益,而且正在成為國家發展與民族復興的絆腳石。

美國打“台灣牌”,台灣打“美國牌”,美台相互勾結、相互利用不僅會進一步惡化中美關係,而且會加劇兩岸關係對抗發展。目前,美台相互勾結、相互利用正在得寸進尺,步步緊逼。這種態勢若繼續下去,將可能把中國大陸逼到牆角。屆時中國大陸將不得不對美斷交,對台動武。